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古镇 世界
广告位
当前位置: 环球旅游网 > 户外 > 户外资讯 >

这场滇池畔的古滇家宴,让每个人找到了理想中的生活方式

2018-03-26 17:52 [户外资讯] 来源于:环球旅游网
导读:人口暴增、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曾令人引以为傲的都市生活慢慢地变了。 我们在开放以来的几十年中盖的房子,比过去几千年盖的总和还多。这触目惊心的对比让人忍不住发问:城市

人口暴增、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曾令人引以为傲的都市生活慢慢地变了。

 

我们在开放以来的几十年中盖的房子,比过去几千年盖的总和还多。这触目惊心的对比让人忍不住发问:城市前进的步子太快了,我们该去哪里寻找自己理想中的生活方式呢?

 

云归派们给出了答案:去云南。

“我就是七彩云南”云南生活方式全球发布会现场

 

生活在云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若想了解,就得先去当地人的家里,吃一顿当地家宴。

 

3月24日,古滇在滇池畔精心设宴,以飨一众新朋旧友。借用美食,带领各位走进最本真的云南生活。

 

开席前,嘉宾在艺术家罗旭老师手绘树枝的画布上按下掌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跃然而出,象征着众多民族融合共生的云南文化。

 

现场的行为艺术表演也从古老的民族文化和古滇建筑中汲取灵感,服装、舞者、环境合而为一,象征着人与自然,与历史的和谐共处。

掌印签到仪式完毕,主持人喻恩泰隆重开场,太阳鼓表演正式开始了。

 

自家酿的土酒装在风格豪放的粗陶坛子里,三碗下肚,听觉变得敏感,太阳鼓铿锵的鼓点仿佛一槌一槌敲在耳膜上,使人遥想起洪荒时期,基诺族祖先麦黑与麦妞躲过灾难,顽强生存的故事。

 

千百年来,他们英勇坚毅的品质已然融入到每一个云南人的灵魂中,灼灼不灭。

阿念老师 归鸟 棱镜取火仪式

 家宴火塘

古代炊间和聚食的地方是统一的,炊间在住宅的中央,上有天窗出烟,下有篝火,在火上做炊,就食者围火聚食。这种聚食古俗,一直至后世。

 

聚食制的长期流传,是云南重视血缘亲属关系和家族家庭观念在饮食方式上的反映。

 

开场表演结束后,古滇邀请到了老朋友——新周刊的创始人孙冕,分享他眼中的云南生活。对于许多人而言,去欧洲是时髦,可对于孙冕而言,云南才是灵魂的归宿。

 

孙冕说:“空间大的、高速发展的地方,人们总是焦虑,总是想快,总想走到最前面。做事,最好是名利双收。创业,最好是一夜暴富。结婚,最好有现房现车。排队,最好能插队。若不能,就会琢磨:为什么别人排的队总比我的快呢?”

 

可是,满则溢,急则不达,物质丰富了,我们的精神家园却失落了。

 

“幸好有云南这个地方,可以让我们找到心里空缺的东西。我不需要大鱼大肉,随便甩碗米线,到晚上有口酒喝,旁边有朋友,就可以很满足。”

 

最后,这位地地道道的云南通对着家宴的满座高朋,发出了他的邀请:“来吧,逃离北上广,回头是云南。”

 

不只孙冕,在家宴筹备伊始,古滇名城还邀请了于坚、kawa乐队、田静、彭涛、蒋彪、罗旭等七位云南艺术生活大咖,分享他们心中地道的云南生活方式。

 

于坚认为云南的生活便是诗意;罗旭则把云南形容成可以让所有物种都疯狂生长的自由王国;kawa乐队热爱现场音乐,可他们每次巡演完都盼着快点回到云南,去解放天性的生活状态中汲取更多创作灵感……

 

七位大咖,七个精彩的灵魂和七种截然不同的云南生活方式,或许,你也能从他们的口中找到你向往的那一种。

 

在席前分享接近尾声的时候,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也讲述了当今旅居时代背景下他眼中的最云南生活。罗军认为,旅游趋势的改变必将带来生活方式的改变,回归原生、自然的生活方式将会是时代的必然选择。

 

在此大环境下,斯维登有信心与诺仕达携手,向中国和世界输出古滇文化与古滇生活的独特魅力,精诚合作,开启中国旅居的新时代。

 

气氛在点火仪式和乐舞雅集中达到高潮,来自太阳的火种,点燃了篝火、黑夜,还有在云南古滇这片充满奇迹的土地上,肆意而活的希望。

 

“哪里有酒哪里醉,哪里有铺哪里睡”的狂欢氛围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酒酣耳热之际,每个人都松弛下来,火塘边的“围炉夜话”也渐入佳境。

 

随便找片空地坐下,去听各个行业的佼佼者们如何诉说他们眼中的理想生活。你会发现,抛开物质、身份、地位的限制,原来每个人都离他们理想的生活那么近,近到,似乎,只隔着一个云南古滇。

 

是什么,让云南古滇从古至今都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又是什么,让无数云归派在这里找到了他们理想中的生活方式?

 

在松弛的文化氛围下

把生活嚼出别样的味道

 

杨丽萍说:“你们都说我不食人间烟火,那是因为我出生在云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我们谈论云南的淳朴时,我们谈论的不仅仅是洁净原生的大米、水源、蔬菜,还有这里的人。

 

云南本身就是云南文化构成的一种“原材料”,敬天惜物,诚实知足是他们最大的特点。云南人永远不必担心没饭吃,没衣穿,因为只需要花费一小部分的时间去劳动,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然后他们慢下来,用更多时间去观察,去做精神层面的事情。

 

在云南,不用追赶GDP,不必牵挂ROI,标准和观念都是次要的,生活与感受才是第一要义。松弛的文化氛围,使每个人的感官得以从生活的泡沫中抽离,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和秩序。

 

每一顿饭都认真对待

饮食背后的百味生活

 

松弛的文化氛围让这里的人们有了更多时间去思考饮食背后的文化内涵。食客们大快朵颐,尝的是口舌享受,但云南却有自己的讲究。

 

譬如,正宗的云南汽锅鸡,鸡一定要用阉割过的武定雌性壮鸡,而器皿,则非建水紫陶不可,因为铁锅熬汤发腥,铜锅保温能力不够,唯有建水紫陶,不但化学性质稳定,还富含三十多种有益人体健康的微量元素。

 

当我们享用正宗的云南汽锅鸡的时候,其实是在与祖先们进行一次有关饮食与文化的对谈。时间将祖先们零散混沌的经验总结成完整成熟的理论依据,这背后有关饮食与文化的思考,使“做一道菜”被放大为对“生活”这个课题的研习。云南有多少种食材,就有多少种苦辣酸甜,等待着排列组合成生活的百味。


美丽的舞者,服装灵感来源于民族文化和古滇建筑

 

一段历史就是一种气质

老庙老宅比摩登大楼更有味道

 

厚重而富有生活气息的文化积淀赋予了云南与众不同的气质,三五公里一步一个庙,还有那么多上千年历史的古迹。你踩过的桩,也是段王爷一千多年前踩过的桩。你走过的茶马古道,曾在八百多年前贯通着横断山区高山深谷间的南来北往。

 

古滇名城是一个满载历史记忆的地方,通过这样那样形式奇异的交流,我们得以一窥两千多年前,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古滇先民们的日常起居,并且从漫长的岁月湍流中,摸索出自己渴望着的理想生活的轮廓。

 

“热爱生活,崇尚自由”

是古滇与生俱来的性格基因

 

2000多年前,庄蹻入滇,首通西南,建立滇国政权。时光流转,古滇王国虽然不复存在,但它留下的千古之谜却始终引人神往。1956年随着“滇王之印”的出土,这段尘封的历史终于得以再现。

 

同古中原象征着权利的青铜器相比,古滇文化遗址出土的青铜器多用于生产、狩猎、舞蹈、祭祀等生活场景,便知,“热爱生活,崇尚自由”是古滇与生俱来的性格基因。

 

在物质世界中紧绷了太长时间,已经很久没去走过那些不曾走过的路,很久没去看那些不曾看过的风景,很久没去尝试那些不曾尝试过的经历。

所以,古滇希望以家宴为契机,引领各位来到这里,卸下城市生活的铠甲,拂去心灵的蒙尘,穿上棉麻布衣,蹬一双手工草鞋,自在地走路、奔跑,与一众好友围坐在火塘边,纵享美食,痛饮佳酿。

 

于半醉半醒的朦胧中,时光慢下来,闻到了城市里闻不到的味道,仿佛回到了故乡,身边都是熟悉的街坊邻居,外面的纷纷扰扰风风雨雨皆与你无关。

 

世界前行的步伐太快,幸好,还可以回到古滇。抹去都市生活浮躁虚无的泡沫,这里将是人们的乡愁,精神的归宿和生活的家园。在这里,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一个物质简单的人,唤醒那个淳朴自然的真我。

 

遍尝古滇百味,惊觉,你已寻到了本真生活。

(编辑:姜子)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